首页 > 散文 >  正文

爱情散文选

爱情散文选

  爱情散文《美人如莲》

爱情散文选

  江南的五月,是水嫩水嫩的五月,是青瓦白墙的五月,是古寺云绿的五月。

  走过镶金砌玉的玉带桥,再向里走就是令人神往已久的莲湖书院。

  青石铺路,红木雕栏,路旁更有几许翠竹掩映,竹影自顾自的婆娑。走在曲折回环的画廊中,四周都是湘妃竹偎红倚翠的影子。竹叶欲语人未语,竹子迎接我清凉的脚步,氤氲我的好奇。恍惚间,仿佛有竹子一样的女子牵衣引路、牵我诗意满满的衣袖。待回头,却只有风声飒飒、雀影横斜。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独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”东坡居士早我一千年就等在这里了,我到来时,还可听到他穿着木屐,咯咯蹬蹬走路的声音。东坡居士曾经走过的道路上,一步一泓诗意的烟雨,一步一泓妙悟的樵歌。那烟雨,清新而澄澈。

  穿过几扇拱形园门,绕过泉水跌宕的假山,火红的芭蕉迎面而立,高大而端庄。芭蕉宽宥的叶片上,尚滞留着昨夜的露水,像是一桩桩、一件件朦胧未醒的残梦。那是一位绿衣翠氅的佳人吗?江南雾重,怕昨夜亵衣已湿,鬓鬟已透。峰烟漫溢,月辉远薄,高墙内的相思,会愈发的寂冷吗?!

  莲湖在一座远山的脚下,瀑水潋滟飞泻,汇集成溪,溪涌成湖。湖广且辽阔,终年绿烟缠绕,歌台舞榭依势而建,多巧夺天工,琴苑鹿舍尽择幽而踞,皆匠心独具。每到五月,霪雨绵密,如织丝绒,芰荷婷婷耸翠,蜻蜓盈盈立早。那是《晋。乐府》中: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,鱼戏何叶东,鱼戏荷叶西的莲,那是大诗人李白:“攀荷弄其珠,荡漾不成圆”的莲,那是周敦颐: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的莲,那是南唐李璟:“菡萏行销翠叶残,西风愁起绿叶间”的莲。那一湖碧翠的荷叶,是由那一湖缥缈的烟霭凝聚而成的,那一湖淡雅的粉红和洁白,是由湖岸上那众多久久伫立、久久未去的的佳人的情思幻化而成的。畅游湖上,桨声咿呀,成群的金鱼和肥硕的锦鲤掀船蹈浪,仿佛那错落的耸立就像是一层层难以化解的愁绪。菡萏初生,纷纷藏匿于叶下,风来便崭露头角,风去便立刻心生怯意,唯唯诺诺,怕见生人,怕见我等凡俗之人,污浊之躯。

  清樱这时就坐在那湖中远亭,裙绿袖也绿。清樱是一位古装的女子,乌云似的青黛,斜插着绿莹莹的碧玉簪,粉面如莲。脂粉俗庸,施之者多浅薄轻佻浮泛之流,可清樱施之,却浑然天成,犹如粉泛香蕊,质溢蜜甜,貌似盛唐绝世典雅的仕女。游客轻至,立于清樱或前或后,或左或右,留倩影一张,以作纪念。这是清樱平常的工作,无论刮风下雨,也无论春秋冬夏。

  游客少时,清樱便携一柄琵琶,端坐于水榭间,拨弄那些宫、商、角、羽、徵。

  清樱弹奏时,黄莺是最虔诚的听众,湖水也忘记了呜咽。杨柳乐舞,蝴蝶喜而忘忧。莲则如痴如醉,清樱是莲心心相印的知己、是莲亲密无间的姐妹。莲说:我从未痴迷于那一湖烟侵雨润的浪波,我从未留恋那画舫龙舟所摇荡的奢靡。我独沉醉于清樱弹奏的琵琶曲。清樱诠释的《春江花月夜》曲调优美: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;滟滟随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;江流宛转绕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;空里流霜不觉飞,汀上白沙看不见;江天一色无纤尘,皎皎空中孤月轮…。风景亦真亦幻,恍似梦境、恍似仙境,曲调不疾不徐,不亢不卑,舒缓阴柔,把张若虚理想中绚烂图画,演绎的淋漓尽致,浪漫至极。

  我放下从莲湖书院借来的线装书,倚在离清樱不远的亭子里,听清樱,轻盈的拨、挑、勾、按,听她舒缓的弹皱那一池湖水,弹翠那一座远山,弹散那一园鹿鸣,弹断那一曲幽笛,弹碎那一地斜阳!

  蓦地感觉,一些洁白的莲花,就开在清樱熟稔的琵琶曲中,开在清樱纤长白皙的玉指间,开在我遥望清樱的视线里。

  在那烟笼雾罩的莲湖中,清樱是一朵开得最圣洁的莲花!

  爱情散文《美人如玉》

  榕樟东路有家新开张的玉器店,店名叫“有凤来仪”。

  青瓷镶嵌的门楣,犹如凝脂的白玉浮雕栩栩如生,口衔翠珞的霓裳凤凰振翅欲飞。店门口左右各摆放着两只葱翠的花篮,篮内竹茎蟠曲,竹枝竹叶生机盎然。

  进去时,人迹寥寥。只有若有若无的音乐声,不知从何处飘来。几组玻璃制作的柜台摆放整齐,柜体内和屋顶上方的镭射射灯把光亮抛散的四处皆是。那光亮在柜台中间流淌成静寂的长河。那古琴的婉转,顺著那长河逶迤而来,仿佛从山涧流出的冽澈的清泉。叮叮咚咚,回环流连、奔涌不息。古琴曲清越的弹奏里即没有《寒鸦戏水》中的凄冷,也没有《平沙落雁》里绵绵不绝的牵绊和怨尤。仔细听闻,倒好像是《潇湘水云》所演绎的空灵飘逸、流绿溢翠。一声嘤咛,半句鸟语,融汇万千跳荡的曲水流觞。在幽深古寺旁,流成一曲宏远无边的仙音梵唱。

  那莹洁的玉石,或大或小、或方或圆地躺在被琴韵浸染的河流中,似梦似幻、浮光华彩。

  房屋靠里的地方竖立着四格三叠的屏风。屏风手雕的梅兰竹菊四君子,朴拙浑厚。黄梨木的质地,圆润的线条,再加上画师细腻的刻撰,把四君子丰富的内涵,彰显无遗。

  紧靠屏风的边上,紫檀的花架上面,霭黄的蝴蝶兰,兀自开着。花朵的雅黄,浓淡相宜。

  青瑜就站在蝴蝶兰的旁边,也像一朵蝴蝶兰静静地绽放着,微笑无语。

  柜台的底端平铺着天鹅绒的锦缎,楠木的趁盒依次摆放。和田玉石所蕴藏的温润被灯光透射出来,显得娴静而高贵。我缓缓地脚步,不敢弄出一点声响来,怕打碎了这难得的静寂。更多的玉石,已在地壳里沉睡了几万年或者几十万年,她已习惯如此沉睡,即使阴差阳错地来到这喧嚣繁华的万劫尘世,她仍一副酣睡终日不愿醒的模样。

  世人独喜繁华,且把什么都弄得很复杂。就像这玉石,本来就在山峦的底层,任岁月沧桑,白云苍狗般的流逝。可附庸风雅的`人,总千方百计的把她从千米纵深处盗挖出来,一享这俗世的纷纷扰扰。先是切割、打磨,然后再精雕细琢,然后再任人体的腐臭、汗液肆意熏染。玉佩、玉镯、玉带、玉佛、玉狮子、玉白菜、玉梳子、玉卮、玉袂、玉笔洗、玉挠头等物件品类繁杂,应有尽有。虽非汗牛充栋,但也走入了千家万户,成为俗世俗人手中的玩物。

  青瑜仿佛就是一个凝固的影子。

  她双手交叉,亭亭玉立。翡翠绿的修身旗袍,愈发让她的站立,犹如鹤立鸡群。她的身材高挑,脸颊红晕,稚嫩的绒毛散布在青丝秀黛的边缘。眉宇间白净开阔,鼻子平直,眼神清澈见底。

  我示意她拿出一块椭圆形的玉石,青瑜便俯身向前,纯白的丝绒手套先用钥匙开锁,取物,然后把玉石小心翼翼的递送过来。我只感受到她手指的轻盈,而对于玉石的重量,却有些模糊。玉石重约四十克左右,略带奶白,虽说是正品的和田玉,却不是正宗的羊脂玉。标价虽说只有一万八千块人民币,可论质地材料,玉价的水分太高,并不是物有所值。我懒得还价,并非我银行卡里面没有能现购的数字。好在可挑选的品类太多,玛瑙、翡翠,新件、老件,参杂其间。在生肖上我和大龙是六合,于是就刻意挑了一块雕有二龙戏珠的玉佩,认真地端详起来。青瑜也不着急,我也瞪大眼睛上看下看,一副内行的样子。但除了我能感觉到这块玉石有一些滑腻、温润之外,其它的我确实就一无所知了。

  古琴的舒缓和激越几乎不会影响到青瑜的心情和动作。青瑜的工作牌就挂在她的胸前,胸牌上除了名字之外,好像还写着前台工作人员的字样。

  青瑜的问话,委婉而艺术。她只说:先生您瞧好。先生您慢着。

  青瑜走路的时候,一块方形玉佩就环绕在她纤细的腰肢间。摇摇曳曳、婆娑生姿。那玉佩墨绿深青,和青瑜的旗袍辉映成趣。身材高挑的青瑜,无论工作和闲谈间都不怒不争,雍容而典雅。猛然想到《诗经郑风》的诗句:有女同车,颜如舜华。将翱将翔,佩玉琼琚。彼美孟姜,问美且都。有女同车,颜如舜英。将翱将翔,佩玉将将。彼美孟姜,德间不忘。于是忘情吟诵道:玉在山而木润,玉蕴石而山辉。

  青瑜仿佛听到了,她看我的眼神,腾地冒出氤氲的水汽。

  其间,我又间间断断地去过几次,便渐渐的和青瑜熟稔了一些。青瑜就沏茶给我喝。好像是湘南的白茶,味淡而清。一冲二泡三品,紫砂的茶盏,慢慢地汲了一口,只几秒的功夫,那湘南的山山水水就会回荡在唇齿间,玉在手心里摩挲,一会儿哈哈气,一会儿又擎在灯光下看玉石到底浸润了多少灵气。男戴观音女戴佛,我犹豫了几次才买下一尊玉质细腻、乳白略透的观音菩萨。一下子花掉了我好几个月的工资。不过该尊玉菩提,雕刻栩栩如生,面貌慈祥,笑容神秘莫测,观之让人肃然起敬。于是,便朝夕佩戴,化灾祸于无形。

  开始买玉时,青瑜就给我五折,在以后,老板不在时,就打三折、四折。

  我说:你不怕老板开了你?

  青瑜笑笑回道:老板那是我爸,反正只要不亏本卖出去,爸爸是不会怪罪我的。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玉石,爸爸才特意为我开了这家玉器店。大学毕业后也没急于找工作,怕单位噪杂,我生性柔弱,不喜烦扰,嗜清净。在店里,人少时就听听琴声,将翱将翔,佩玉琼琚,就是我的追求。我这块翡翠,价值不菲,批发玉器的的伯伯在我生日时送我的,因太贵重我拒绝接受。他就说:玉之为器,赏者持之,相待朝夕,不离不弃。你是我的忘年知己,这枚翡翠玉佩,你就当它是一颗廉价的小白兔奶糖好了。

  于是就喝茶。青瑜坐在远处看《诗经》。古琴的叮咚断断续续的,好像讲述的是伯牙与子期的故事。流水淙淙无绝期,悬崖深潭两相宜。悬崖见证潭水的清澈,潭水欣赏悬崖的伟岸和高耸。纯洁的故事,善意的编篡,音乐的净流!

  两年后,我从外地回来,再去榕樟路寻找那家‘有凤来仪’玉器店,却发现物是人非,店铺已改作卖服装生意了。经打听知道,青瑜已经嫁人了,男人家里富庶,不再让她抛头露面,已专心在家相夫教子了。

  离开的时候,心里总空落落的,脖子上的那块玉观音也已不见。

  只是手上还留有那块玉的润泽,湿湿的,像是隔年的雨水。

【爱情散文选】相关文章:

1.古代散文选

2.古典散文选

3.林清玄的散文文选

4.林清玄散文选读

5.林清玄散文选

6.冰心散文选

7.席慕蓉散文选集

8.抒情散文作文选